修訂租金法律使數以千計的租賃單位負擔得起

2019-12-31 17:12:35
來源:

今年春天,紐約州頒布了四分之一世紀以來最強的房客保護措施。他們已經改變了成千上萬紐約市居民的生活。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一項分析,自該法律于6月生效以來,房東試圖驅逐至少不超過去年同期35,000名租戶的房客。

失去家園是什么感覺?

幾年前,在我居住的,很大程度上被租金穩定的曼哈頓公寓樓的所有者決定驅逐我的鄰居和我,以引進高薪租戶。當錯誤地指責我們不付房租不起作用時,他們嘗試進行建筑騷擾。充滿百年歷史的建筑物中充滿了鉛的灰塵彌漫在空氣中。在紐約冬季的中間,我們一次沒有熱或熱水就生活了數周。被建筑物打擾的害蟲無處不在。有一天,我回到家,發現通往我公寓的樓梯不見了。

我在那間公寓里墜入愛河,心碎了。作為一個年輕的自由職業者,在炎熱的夏日夜晚,我不得不在餐廳里勞作。我曾與朋友們在柏油屋頂上跳舞,并與室友們一起煮飯,看著自由塔終于加入了城市天際線,從我的起居室望著,慢慢地升起。

我的鄰居和我上房法庭,但沒有律師,我們的努力是徒勞的。最終,我們幾乎所有人都搬了出去。

在今年新的租金法頒布之前,一切照舊。強迫租戶租用受租金管制的公寓是好生意,這些公寓占全市公寓的近一半。

在過去的幾十年中,旨在保障工作和中產階級紐約人舒適生活的法律得到了重塑,以使房地產行業受益。房主有強大的經濟誘因將房客趕出公寓。

每次新房客到達時,房東都可以將租金提高20%。一旦租金達到一定的門檻(去年為2775美元),該公寓便脫離了租金穩定體系,讓房東向市場收取任何費用。租金也可能會永久提高以支付改善費用,這是一個充滿欺詐的系統,這也有助于將租金推高至穩定水平并進入公開市場。

挑戰驅逐和租金上漲的房客在住房法庭上面臨著千瘡百孔的挑戰,他們經常代表高水平的律師為房主辯護。紐約市已經增加了法律服務的資金,以代表低收入紐約人進入房屋法庭,但總的來說賠率仍然對房東有利。

不斷上漲的租金和不正當的激勵措施共同推動了數十萬紐約人離開家園,并常常被推入庇護所。自1994年以來,超過290,000套受租金管制的公寓已轉換為市場價單位。

新法律被稱為《 2019年住房穩定和房客保護法》,最終取消了這些激勵措施。例如,不再允許房東在每次有新房客到來時將受管制公寓的租金提高20%,并且無論月租金如何,公寓都將受到管制。

房屋法庭官員說,現在說新法的長期影響會是什么還為時過早。但是當州參議員Zellnor Myrie聽到《華爾街日報》的報道時,他哭了,充滿了喜悅和欣慰。

該法律的主要發起人之一邁里(Myrie)發短信說:“我正從社區委員會會議上流淚回家。”

關于遷離的消息使這座城市的住房危機充滿了希望,也提醒著政治行動主義和地方選舉的力量。

勝利是在承租人組織者和其他人經過多年努力之后與從事房地產行業招標的雙方政客進行了反擊,這為他們提供了源源不斷的競選捐款。

在去年的民主黨初選中,年輕的激進分子擊敗了由八個叛變的民主黨人組成的團體,這些民主黨人與共和黨人共謀保護房地產利益。然后,在11月,紐約選民數年來首次在州參議院中將民主黨獲得多數席位。

邁里(Myrie)先生是去年從布魯克林當選的33歲的民主黨人,他說,他與移民母親??一起上房屋法庭并觀看她為保留租金穩定的公寓而奮斗的經歷,使他被迫競選公職。

他說:“他們試圖說她沒有付房租,但事實是她已經付了房租。”“他們正試圖將受租金管制的租戶從建筑物中撤出。”

這是紐約歷經25年的房地產熱潮的另一面,城市的崛起超出了中產階級,工人階級,年輕人,尤其是窮人的承受能力。

修訂租金法律使成千上萬個出租單位負擔得起。然而,仍有約60,000人居住在庇護所中,紐約十分之一的公立學校學生無家可歸。近一半的紐約人支付租金收入的30%以上。

需要為低收入人群建造更多的住房,還需要改革城市房地產稅制,以減輕房客的負擔,同時減少對最富有人群的要求。

最重要的是,紐約人必須不斷要求民選官員代表他們,而不是房地產業。他們必須繼續出現在民意測驗中。

聲明:本站系本網編輯轉載,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
熱門文章
頭條推薦
车的方面哪里最赚钱